英语翻译郭伋夜宿野亭汉,郭伋字细候,茂陵人,为并州守,素结恩德.后行部至西河,童儿数百,各骑竹马,迎拜于道.问使君何日当还,伋计日告之.既还,先一日,及恐违信,遂止野亭,候期乃入.以太守之

来源: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作业帮 时间:2017/11/20 05:37:19
英语翻译郭伋夜宿野亭汉,郭伋字细候,茂陵人,为并州守,素结恩德.后行部至西河,童儿数百,各骑竹马,迎拜于道.问使君何日当还,伋计日告之.既还,先一日,及恐违信,遂止野亭,候期乃入.以太守之英语翻译郭伋

英语翻译郭伋夜宿野亭汉,郭伋字细候,茂陵人,为并州守,素结恩德.后行部至西河,童儿数百,各骑竹马,迎拜于道.问使君何日当还,伋计日告之.既还,先一日,及恐违信,遂止野亭,候期乃入.以太守之
英语翻译
郭伋夜宿野亭
汉,郭伋字细候,茂陵人,为并州守,素结恩德.后行部至西河,童儿数百,各骑竹马,迎拜于道.问使君何日当还,伋计日告之.既还,先一日,及恐违信,遂止野亭,候期乃入.以太守之尊,与竹马童儿道旁偶语,乃以不肯失信于童儿.先归一日,宁止野亭以候期,可谓信之至矣.

英语翻译郭伋夜宿野亭汉,郭伋字细候,茂陵人,为并州守,素结恩德.后行部至西河,童儿数百,各骑竹马,迎拜于道.问使君何日当还,伋计日告之.既还,先一日,及恐违信,遂止野亭,候期乃入.以太守之
汉朝时代.有一个姓郭名叫伋的.表字叫做细侯.是茂陵地方的人.在并州地方做太守官.对待百姓们素来广结恩德.到任不久巡行部属.郡美稷县(故城在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之北).有几百个小孩子.各自骑了一根竹马.在道路旁拜迎.问他什么日子才可以回来.郭伋就计算了一下.把回来的日子告诉了他们.郭伋巡视回来.可是比从前告诉小孩们预定的日子早了一天.郭伋怕失去信用.就在野亭里住着.等到约定的日期.才走进境里来.郭伋宁愿在野亭住一天来等候期限,可见他诚信到了极点啊.

汉朝时代。有一个姓郭名叫伋的。表字叫做细侯。是茂陵地方的人。在并州地方做太守官。对待百姓们素来广结恩德。到任不久巡行部属。郡美稷县(故城在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之北)。有几百个小孩子。各自骑了一根竹马。在道路旁拜迎。问他什么日子才可以回来。郭伋就计算了一下。把回来的日子告诉了他们。郭伋巡视回来。可是比从前告诉小孩们预定的日子早了一天。郭伋怕失去信用。就在野亭里住着。等到约定的日期。才走进境里来。郭伋宁愿...

全部展开

汉朝时代。有一个姓郭名叫伋的。表字叫做细侯。是茂陵地方的人。在并州地方做太守官。对待百姓们素来广结恩德。到任不久巡行部属。郡美稷县(故城在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之北)。有几百个小孩子。各自骑了一根竹马。在道路旁拜迎。问他什么日子才可以回来。郭伋就计算了一下。把回来的日子告诉了他们。郭伋巡视回来。可是比从前告诉小孩们预定的日子早了一天。郭伋怕失去信用。就在野亭里住着。等到约定的日期。才走进境里来。郭伋宁愿在野亭住一天来等候期限,可见他诚信到了极点啊。
做人一定要讲诚信,一个不讲诚信的人,不可能会有大的作为,不可能会得到他人的尊重,也绝不会有好的名声。郭伋之所以会受到孩子们的喜爱,就是因为他是一个讲诚信的好官。

收起

汉朝时代。有一个姓郭名叫伋的。表字叫做细侯。是茂陵地方的人。在并州地方做太守官。对待百姓们素来广结恩德。到任不久巡行部属。郡美稷县(故城在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之北)。有几百个小孩子。各自骑了一根竹马。在道路旁拜迎。问他什么日子才可以回来。郭伋就计算了一下。把回来的日子告诉了他们。郭伋巡视回来。可是比从前告诉小孩们预定的日子早了一天。郭伋怕失去信用。就在野亭里住着。等到约定的日期。才走进境里来。郭伋宁愿...

全部展开

汉朝时代。有一个姓郭名叫伋的。表字叫做细侯。是茂陵地方的人。在并州地方做太守官。对待百姓们素来广结恩德。到任不久巡行部属。郡美稷县(故城在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之北)。有几百个小孩子。各自骑了一根竹马。在道路旁拜迎。问他什么日子才可以回来。郭伋就计算了一下。把回来的日子告诉了他们。郭伋巡视回来。可是比从前告诉小孩们预定的日子早了一天。郭伋怕失去信用。就在野亭里住着。等到约定的日期。才走进境里来。郭伋宁愿在野亭住一天来等候期限,可见他诚信到了极点啊。
可以成为最佳答案吗?

收起

汉朝时代。有一个姓郭名叫伋的。表字叫做细侯。是茂陵地方的人。在并州地方做太守官。对待百姓们素来广结恩德。到任不久巡行部属。郡美稷县(故城在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之北)。有几百个小孩子。各自骑了一根竹马。在道路旁拜迎。问他什么日子才可以回来。郭伋就计算了一下。把回来的日子告诉了他们。郭伋巡视回来。可是比从前告诉小孩们预定的日子早了一天。郭伋怕失去信用。就在野亭里住着。等到约定的日期。才走进境里来。以太守的...

全部展开

汉朝时代。有一个姓郭名叫伋的。表字叫做细侯。是茂陵地方的人。在并州地方做太守官。对待百姓们素来广结恩德。到任不久巡行部属。郡美稷县(故城在今内蒙古准格尔旗之北)。有几百个小孩子。各自骑了一根竹马。在道路旁拜迎。问他什么日子才可以回来。郭伋就计算了一下。把回来的日子告诉了他们。郭伋巡视回来。可是比从前告诉小孩们预定的日子早了一天。郭伋怕失去信用。就在野亭里住着。等到约定的日期。才走进境里来。以太守的尊严,和儿童在道边偶然说话,也不肯失信于儿童。郭伋宁愿在野亭住一天来等候期限,可见他诚信到了极点啊。
加分啊!!!

收起

汉朝时,有一个姓郭名伋的,表字细侯,是茂陵地方的人,在并州做太守,素来广济恩德。后来巡视州郡到西河地方去,有几百个小孩子,各人骑了竹马,在道路上迎拜郭伋。问他什么日子才回来,郭伋算了一下,把回来的日子告诉了他们。等到郭伋回来的时候,比从前预定的日子找了一天,郭伋恐怕自己说话不算话,就暂住在野亭里,等到了约定日期,才回到自己的住所。以堂堂太守的尊贵,与骑竹马的小孩随便说了几句话,却不肯轻易失信于小孩...

全部展开

汉朝时,有一个姓郭名伋的,表字细侯,是茂陵地方的人,在并州做太守,素来广济恩德。后来巡视州郡到西河地方去,有几百个小孩子,各人骑了竹马,在道路上迎拜郭伋。问他什么日子才回来,郭伋算了一下,把回来的日子告诉了他们。等到郭伋回来的时候,比从前预定的日子找了一天,郭伋恐怕自己说话不算话,就暂住在野亭里,等到了约定日期,才回到自己的住所。以堂堂太守的尊贵,与骑竹马的小孩随便说了几句话,却不肯轻易失信于小孩。提前归来一天,宁肯住宿在野亭来等候约定日期,真可谓诚信至极啊!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