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菊花的句子

来源: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作业帮 时间:2018/12/11 21:38:18
描写菊花的句子描写菊花的句子描写菊花的句子菊花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它的根及茎、叶都可入药,花朵泡茶饮可以清肝明目,解气消热.干菊花可以装枕头,做香包,制作成工艺花束.并且,它一直是餐桌上人们喜爱的菜肴,

描写菊花的句子
描写菊花的句子

描写菊花的句子
菊花有很高的药用价值,它的根及茎、叶都可入药,花朵泡茶饮可以清肝明目,解气消热.干菊花可以装枕头,做香包,制作成工艺花束.并且,它一直是餐桌上人们喜爱的菜肴,屈原就曾经“夕餐秋菊之落英”.初春的菊花芽是和香椿芽、花椒芽齐名的鲜品,菊花菜系、菊花火锅正日益受到人们的青睐.这些功用,较之那些徒有娇艳经不得风雨的娇贵花儿,相去不知多远了.菊花,除有一身傲骨以外,奉献精神也是难得可贵的.人们赏菊爱菊,情所难免.
牡丹雍容华贵,莲荷出淤泥不染,幽兰空谷吐芳,杜鹃高寒绽蕊,各有独自的韵致,倾倒无数爱花人.傲世也因同气味,喜欢什么,还要看爱花人的主观性情,看自身的气质禀赋,看个人的理想品位.天下惜花爱花者甚众,不过我想,喜爱菊花的人应该不算少吧.
九月的天气,秋风已带来了寒意,百花园中多种鲜花渐渐的凋落.它们被无情的寒气所驱赶,告别了暂短的青春期,慢慢走向衰老.然而,只有少数花却在这时大显神威,昂首怒放了.菊花就是这少数花中的佼佼者.
菊花,花中隐士者也.她有松树般的风格,有着梅花似的品行.古往今来,曾被世人所赞许.它没有过高的要求,只要扎根于土壤之中,它就能茁壮地成长着.它的枝干挺拔直立,叶片郁郁苍苍,足能给人美的享受.
最使人欣赏不够的是它那盛开着的鲜花.爬上山坡,走进公园,迈进庭院,那盛开于凋谢的百花丛中的菊花,散发出沁人的香气,置身于菊的海洋中,有谁的心不能被陶醉呢?你看它,五彩缤纷,落落大方,争芳奇艳.白的、红的、紫的,那成百上千的花啊,足有碗口大.片片弯曲的花瓣,团结紧密,显得高雅纯洁.万紫千红的菊花啊,你羞羞哒哒地低着头,显示出你特有的文静庄重,如火如荼的菊花啊,你不畏寒意,坚强不屈……
菊花,你给九月带来鲜艳,菊花,你给大自然带来无限的生机、美感.
金秋十月赏菊花
◆曹林娣
菊花,别名菊华、秋菊、九华、黄花、帝女花等,是中国传统名花.菊花不仅有飘逸的清雅、华润多姿的外观,幽幽袭人的清香,而且具有“擢颖凌寒飙”、“秋霜不改条”的内质,其风姿神采,成为温文尔雅的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菊花也被视为国粹,自古受人爱重.
“春兰兮秋菊,传葩兮代苞……”(屈原《九歌.礼魂》)春兰高洁清雅,秋菊隽美多姿,是上古人民祭祀迎神的圣洁之花.
菊花不以娇艳的姿色取媚于时,而是以素雅坚贞之品性见美于人.屈原汲汲于修养,“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离骚》),“秋菊之落英”为人格修养之佐餐.餐菊落英还曾引来诗坛一场有趣的公案.宋代王安石《残菊》诗有“黄昏风雨瞑园林,残菊飘零满地金”句,欧阳修笑曰:“百花尽落,独菊枝上枯耳.”因戏曰:“秋英不比春花落,为报诗人仔细看.”向有“拗相公”之称的王安石反唇相讥曰:“是岂不知楚辞‘餐秋菊之落英’,欧阳几不学之过也.”中国菊花品种之多,难倒了博学的欧阳修.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陶渊明《饮酒》其五),辞官归田后的陶渊明,采菊东篱,在闲适与宁静中偶然抬起头见到南山,人与自然的和谐交融,达到了王国维所说的“不知何者为我,何者为物”的无我之境.这种自然、平和和超逸的境界,犹如千年陈酒,能让人品味出无限韵味,人们从中获得的文化快感涌动于心底千余年,这是中国文化人生存意义上的美学观,一种生存哲学.于是,陶渊明被戴上“隐逸之宗”的桂冠,菊花也被称为“花之隐逸者”.
菊花的品性,已经和陶渊明的人格交融为一,真如明俞大猷《秋日山行》所说:“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因此,菊花有“陶菊”之雅称,“陶菊”象征着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的傲岸骨气.东篱,成为菊花圃的代称.“昔陶渊明种菊于东流县治,后因而县亦名菊.”(《花镜.菊花》)陶渊明与陶菊成为印在人们心里美的意象.
陶菊在历代文人诗词中都被人格化,或赞其品貌,或美其风神,或借以言志:朱淑真“宁可抱香株上老,不随黄叶舞秋风”(《黄花》);南宋郑思肖“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堕北风中!”(《寒菊》)她“不与百卉同其盛衰”(宋史正志《菊谱前序》),“寒花开已尽,菊蕊独盈枝”,“冷霜留晚节,殿岁夺春华”,一身傲骨,特别是“晚艳出荒篱”、“伴蛩石缝里”(唐王建《野菊》)的野菊花,生命力更为旺盛.
菊花在九九重阳应节而开,所以有“节花”之名.“九”与“久”、“酒”谐音,所以,重阳除了赏菊、登高外,必饮菊花酒,以求延年益寿.宋李清照在佳节重阳日思念远在外地做官的丈夫赵明诚,填了一阕《醉花阴》词函寄明诚,其中有“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因思念而消魂憔悴得比秋风摧残下的菊花还瘦,清丽高雅,文雅优美,透出脱俗的人格襟怀.
重阳赏菊自唐宋以来成为风俗,苏州亦很盛.清顾禄《清嘉录.菊花山》记载苏州赏菊之俗:“畦菊乍放,虎阜花农已千盎百盂担入城市.居人买为瓶洗供赏者,或五器、七器为一抬……或于广庭大厦,堆叠千百盆为玩者,绉纸为山,号为菊花山,而茶肆尤盛.”明唐寅《赏菊图》,画面上二株长松,前后遥接,间以点点红枫,写出一片秋意.长亭坡间石上,二翁并坐,一人扬手欲语,一人穆坐似聆听然.右侧有石桌,罗列杯盘,一童生火,二童正料理品茗,另一童则捧瓶灌溉.数丛秋菊散植岸边,以朱黄二色点出满园金黄.塘边巨岩用大斧劈,墨色上重下轻,墨气蕴藉,以苔点攒簇石罅暗处,更显苍劲.远处化去,仅在松颠微露峰头,和色点出青峰三四,隐没云际.诗云:“满地风霜菊锭金,醉来还弄不弦琴.南山多少悠然趣,千载无人会此心.”
菊花在园林中不仅地栽、盆植,而且大量出现在建筑小品和雕刻图案上.菊花与兰花、梅花和竹通称为“四君子”.成为历代文人画家不倦的创作母题.宅园大厅里陈设的清式太师椅靠背上,往往是四把椅子一套,其中就有靠背上分别雕刻着“梅、兰、竹、菊”图案,象征着四君子,以映衬人物.古代神话传说中,菊花又被赋予吉祥、长寿的含义,常常成为组合图案中的吉祥符号,如菊花与喜鹊组合表示“举家欢乐”,菊花与松树组合就成为“益寿延年”的象征等,园林漏窗也不乏菊花图案.
菊花华丽、闲寂的风度十分投合日本皇室贵族和文人墨客的情趣,长期成为日本皇室的象征,平安朝的宫廷贵族、文人墨客仿效中国重阳节饮菊花酒的习俗,赋诗探韵,酒为菊酒,杯为菊杯.陶渊明的“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所抒发出的归隐情趣,也引起不少古代日本人的共鸣,他们在园林中广植菊花,以营造野趣.在江户初期画家菱川师宣所画的《余景作庭图》中,有一园画满菊花,并注明:“此名为菊水之庭……池之周围结菊篱以植菊,以陶渊明之诗心而作.”
菊花能却老延龄.据东汉应劭的《风俗通》记载,“南阳郦县有甘谷,谷水甘美.其山有大菊,水从山上流下,得其滋液.谷中有三十余家,不复穿井,悉饮此水,上寿百二、三十,中百余,下七八十者,名之大天.菊花轻身益气,令人坚强故也.”成书于秦汉时期的《神农百草经》列菊花为百草上品,名医陶弘景说菊花主治“风眩,能令头发不白”.中医把菊花看作为一种神经强壮药和清凉解热药,认为它对防治冠心病、心绞痛、高血压、动脉硬化、血清胆固醇过高症等,有很好的疗效,对胸闷、心悸、气急、头晕、头痛、四肢麻木,以及感冒、喉咙疼痛等缓解效果明显.《澄怀录》载:“秋采甘菊花,贮以布囊,作枕用,能清头目,去邪秽.”菊花还是空气“卫士”呢!
文人爱菊、种菊蔚为风气,历史上艺菊专书近40种,宋刘蒙、史正志《菊谱》、范成大《范村菊谱》,明黄省曾《艺菊书》、陈继儒的《种菊法》,清陆廷灿的《艺菊志》等.
我很喜欢花,尤其是菊花.
夏姐姐迈着轻盈的脚步悄悄的离开了,秋姑娘来到了我们的身边,她用一支美丽的画笔,把枫树染红了,把小草染黄了;她又施展她那神奇的法力,使菊花在秋风中绽开了美丽的笑容.
平原公园每年的秋季都要举办菊花展览,展览期间俨然就是花的海洋.
瞧!那一朵粉红色的菊花昂首挺胸,豆芽似的花瓣紧紧簇拥在一起,远远望去,既像一个小绒球,又像一个大家族围坐在一起商议什么事情.再瞧那儿,一簇簇菊花堆在一起,在听秋风老师为她们讲故事呢!看她们一个个扬着脑袋,挺着胸脯,坐得端端正正的,大概都想得到秋风老师的表扬吧!美丽的菊花散发出诱人的香味,每一个人到了这里都要弯下腰来闻一闻,仿佛吸足了氧气,站起来就觉得心旷神怡,走起路来显得那么精神.
登上钟姿山,站在高处向下看,只见满园的菊花,红的像火,黄的像金,白的像雪,粉的像霞……在绿叶的衬托下,显得更加娇媚.整体看来,就像一块花地毯.
我不仅喜欢菊花的美丽,更喜欢它傲霜的精神.到了秋天,别的花都凋谢了,惟独菊花开的轰轰烈烈,在寒冷刺骨的秋风里,昂首挺胸向秋风挑战.陈毅爷爷曾这样写诗赞美秋菊:
秋菊能傲霜,
风霜重重恶.
本性能耐寒,
风霜其奈何.
的确,菊花虽然没有牡丹雍容华贵,没有月季娇艳妩媚,没有百合高贵优雅,但她那傲霜精神,确实令人喜爱.我们做人,就要像菊花那样,不怕困难,知难而进,努力攀登科学文化的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