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国十月革命对中国历史的影响

来源: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作业帮 时间:2018/07/22 06:55:42
俄国十月革命对中国历史的影响俄国十月革命对中国历史的影响俄国十月革命对中国历史的影响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作为20世纪人类历史上的最重大事件之一,一直是史学界研究的重点.随着新材料的不断出现和人们思想

俄国十月革命对中国历史的影响
俄国十月革命对中国历史的影响

俄国十月革命对中国历史的影响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作为20世纪人类历史上的最重大事件之一,一直是史学界研究的重点.随着新材料的不断出现和人们思想的转变,新成果也层出不穷.笔者就近20年来中国史学界对这一问题的研究状况择其要者加以概述,以期对中学的历史教学工作有所裨益.
一、十月革命的历史必然性问题
1.十月革命有其历史必然性.这一观点得到史学界的普遍认可.如傅树政认为,当时俄国是先进与落后两重性并存的国家,它的工业高度集中,某些工业部门高度发展,但同时也是农业人口占多数的农业国;俄国是世界列强之一,但在经济上却依赖更发达的国家.正是俄国经济中的先进部分,即进入了垄断阶段的资本主义成分,为社会主义革命奠定了客观的物质前提.〔1〕夏景才认为,十月革命的胜利是“在客观条件具备的前提下,在特殊有利的国际和国内形势下,在列宁的社会主义革命理论、战略和策略武装起来的布尔什维克党的正确领导下,把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农民争取土地的斗争,各被压迫民族的民族解放斗争和广大人民群众的反对战争、争取和平的斗争汇合在一起,集中在比较软弱的俄国资产阶级身上,用革命的暴力手段”取得的,“十月革命的胜利,决不是西方某些历史学家所说的纯粹是‘历史的偶然性’”〔2〕马书芳也指出,20世纪初,俄国“不仅形成了无产阶级革命的物质前提,而且其社会政治条件也已形成”,这就为十月革命的胜利提供了充分的社会历史条件.〔3〕有学者把十月革命放在世界历史进程中加以考察,指出十月革命是“世界历史所孕育的产物,也是世界历史发展合乎规律的结果”,简言之,“十月革命是世界历史的产物.”〔4〕近年来,随着新材料和新方法的运用,对十月革命历史必然性的探讨更上新台阶.如吴思远运用社会学和统计学方法,通过列举和比较十月革命前后俄国与西方主要资本主义国家社会经济指标,从现代化的角度阐释十月革命的历史必然性,指出,十月革命是“俄国现代化进程矛盾的必然反映”;同时,俄国国内外不可调和的矛盾(包括阶级矛盾、民族矛盾、俄国和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的矛盾和深刻的社会矛盾激起俄国社会各阶层的反抗)是十月革命爆发的“直接因素”.总之,“俄国现代化进程要求冲决以沙皇专制为代表的反动的上层建筑和旧生产关系,而俄国国内种种不可调和的矛盾则是这种冲突的具体表现”,〔5〕十月革命的历史必然性也就不言自明.范玉传从十月革命发生的历史条件和时代背景,“一国胜利”学说的理论基础,俄国的特殊国情和主观条件四个方面论述了十月革命的历史必然性,认为,“十月革命如同任何其他社会革命一样,其根本原因都在于社会经济发展的成熟,……但是,它又不是纯粹的经济生活矛盾运动的结果,而是所有各种社会历史因素共同发生作用的结果”,同时,“十月革命的伟大实践已经证明,它是符合客观历史发展规律的,是帝国主义无产阶级革命时代的产物,是俄国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结果,又是列宁和布尔什维克领导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充分发挥革命首创精神的体现”.〔6〕
2.与上述观点相反,另一种意见认为俄国不存在发生社会主义革命的客观条件.坚持这一观点的学者认为,“革命要有客观条件,更重要的还要有主观条件”,“这就要看各派政治力量作了怎样的选择,这些选择又是怎样互相冲突和斗争的”;列宁在《四月提纲》中阐明的方案是诸多选择中最正确的选择,得到了人民的支持,从而取得了十月革命的胜利.可以说,“十月革命是俄国各个阶级和阶层的人们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的不断选择,而且是各种选择互相斗争和互相冲突的结果”.如果几方面的选择构成另一种格局,恐怕十月革命的胜利就不是不可避免的.〔7〕
二、十月革命的性质问题
1.社会主义革命性质
多年来,十月革命一直被定性为社会主义革命,并把十月革命直接称为“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时至今日,仍得到大多数学者的赞同.坚持这一观点的学者认为,“十月革命中无产阶级及其政党推翻了掌权的资产阶级,因而是社会主义革命”.〔8〕吴恩远在总结列宁的主要思想时也指出,“十月革命并不意昧着立即实现社会主义,它要解决的仍只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任务.但由于俄国所处特殊国际环境和国内条件,它可以而且应当越过资产阶级民主革命范围,向社会主义过渡,采取社会主义一些最初步骤,十月革命的社会主义性质正在于此.”〔9〕
2.不完全社会主义革命说
坚持这一观点的学者对十月革命的社会主义性质提出质疑,从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仅仅八个月,俄国革命怎么一下子由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变成了社会主义革命?作为一场社会主义革命,十月革命是否具有成熟的经济、政治、文化前提?基于这两点疑问,姜长斌从列宁对这一问题的认识出发,进而探讨他的认识是否完全符合实际,最后得出结论,“从政治内容上看,十月革命确实是一场无产阶级向地主资产阶级夺取政权的社会主义革命,但从经济和文化内容上看,十月革命又带有明显的民主革命的性质”,所以,“从整体意义上说,十月革命只能是一场不完全的社会主义革命”.〔10〕
3.阶段论
有学者在探讨十月革命的性质时采用分阶段考察的方法,认为十月革命在革命的初期是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性质.如刘士田认为,十月革命应包括革命的开始阶段(1917—1918)、国内战争阶段(1918~1920)、革命的巩固和胜利阶段(1920~1922),从十月革命前的社会性质和主要矛盾、十月革命初期的任务和政权的转变看,“十月革命初期经历了一个无产阶级领导下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阶段,后来条件成熟才转到社会主义革命”.〔11〕
4.新民主主义革命说
刘正飞从革命的对象、任务和动力分析,指出十月革命“具有新民主主义革命性质”.〔12〕近年来,这一观点得到多位学者的支持.如,赵诗清从革命前的社会性质、革命的任务、列宁对十月革命的看法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本质规定性出发,认为,“十月革命也如同中国革命一样,是新民主主义性质的革命.”〔13〕洪韵珊也认为,“笼统地说十月革命是社会主义性质革命未必妥当,就十月革命从资产阶级手里夺权这一点而言,具有社会主义性质;就十月革命后面临的社会改造任务而言,则仍然是民主主义的而非社会主义的”,因此,“与其说十月革命是社会主义性质的不如说它是无产阶级领导的民主主义革命”,即“新民主主义革命.”〔14〕
三、十月革命的特点
对十月革命特点的研究,史学界重视不够,但笔者认为这恰恰是中学历史教学需要重点掌握的.
就十月革命本身来说,柳植认为它有三大突出的特点:第一、从二月革命到十月革命是一次革命的两个阶段.十月革命把二月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同十月无产阶级社会主义革命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因此,不能把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从性质和进程上截然分开.二月革命是十月革命的开端和准备,十月革命是二月革命的发展和结果.没有二月革命的胜利就不会有十月革命的胜利.第二、工人运动和“农民战争”相结合.在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的过程中,城市中的工人运动和农村中的农民运动造成了革命形势,而在决定性的战斗中,即在取政权的战斗中,则具体表现为工人的总罢工、武装起义和士兵转向革命,而且士兵由反革命的帮凶转变为革命的力量对革命的胜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士兵绝大多数都是穿着军装的农民.因此,工人运动和士兵起义的结合也就是工人运动和“农民战争”结合的一种形式.第三、和平合法的斗争同武装起义相结合.二月革命前后只有八天时间,先发生工人罢工与和平示威,而后才发展为武装起义;而十月武装起义也是在合法斗争的外衣掩护下进行的.可以说,十月革命是和平合法斗争同武装起义相结合的典范.〔15〕
四、十月革命的影响和历史意义
对十月革命的影响和历史意义的研究,史学界多注重其国际影响和意义,而对十月革命对俄国自身的影响多语焉不详,这也是中学历史教学过程中应当注意的问题.
1.对俄国的影响和意义
(1)十月革命的胜利,在占世界1/6的土地上建立了第一个无产阶级专政国家,这“使占俄国人口绝大多数的工人和农民第一次摆脱了被奴役被剥削地位,成了国家政治生活的主人,……在俄国及人类历史上第一次真正实现了社会公正、平等的原则.”〔16〕
(2)十月革命的胜利和苏维埃政权的建立,保持了国家独立和领土完整.俄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在军事、政治和经济崩溃,领土被肢解,执政资产阶级和地主联盟完全丧失能力的情况下,伟大的十月社会主义革命是“保存民族国家唯一现实机会”.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由十月革命而激发出巨大热情的苏联工人、农民和士兵依靠国家强大的工业和国防能力,在苏共领导下英勇奋战,终于把德军赶出苏联,不仅为世界人民最终消灭希特勒德国作出贡献,而且再次捍卫了俄国主权和领土完整.〔17〕
(3)十月革命的胜利和苏维埃政权的建立,加速了苏联的现代化进程.吴恩远指出,十月革命的胜利在“短期内使俄国成为世界工业强国,向实现现代化迈出了坚实的步伐.”〔18〕
2.国际影响和意义
(1)就社会制度的发展演进而言,十月革命的胜利开创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十月革命是人类历史上一个划时代的事件,它的胜利开辟了人类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共产主义过渡的新时代”.〔19〕“冲破了资本主义一统天下,开始形成‘一球两制’世界政治大格局”.〔20〕可以说,“社会主义制度的诞生,标志着人类已进入了从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历史新纪元.”〔21〕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有学者对这一观点提出新的见解,认为,“十月革命开创了人类历史的新纪元,开始了由资本主义向社会主义过渡的新时代,这一传统看法的基本点应当肯定”,然而也应该指出,以往的解释有片面性,甚至存在误区,“表现之一是:对于新纪元、新时代的长期性、曲折性、复杂性估计不足”;“表现之二是:对新时代的起点和内容阐述不够全面.十月革命固然开创了人类历史新纪元,但开创新纪元的并不只是十月革命这一个事件.”〔22〕
(2)十月革命的胜利不仅激励着各国无产阶级的斗争,而且鼓舞着被压迫人民、被压迫民族的民族解放斗争.“十月革命震撼了帝国主义后方,鼓舞了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反对帝国主义的斗争,……并推动了这一斗争的发展.”〔23〕张象也指出,“十月革命的首创精神鼓舞了全世界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并“促进了西方工人运动与东方被压迫民族解放运动的联合”.〔24〕但是,对十月革命的影响应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王春良指出,1919—1922年亚洲民族解放运动新高潮的出现,无论从根本原因或导火线来看,都不是十月革命的影响,而是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亚洲各国社会经济和阶级关系的深刻变化,以及战后帝国主义侵略的加剧.至于十月革命对这些民族解放运动的影响,主要表现在民族解放运动由此开始,革命范畴和性质发生新的变化,亚洲民族解放运动被赋以新纪元的含义.〔25〕李伟在探讨埃及民族解放运动时指出,在十月革命的影响下,1919年在埃及一些城市和农村都爆发了起义,有些地方建立了以“苏维埃”命名的政权,公开表明要以俄国人为榜样.〔26〕对中国的影响而言,其“最大的作用是启蒙,是给在探讨国家命运的中国先进知识分子提供了认识世界和改造世界的先进世界观,指示了一个发展方向,即社会主义方向.”〔27〕
(3)十月革命的胜利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俄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产物,它推动了马克思列宁主义在世界的传播,并向各国人民展示了一条崭新的寻求解放的道路.张象指出,十月革命前,列宁和俄国的共产主义者进行了大量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意识形态工作,十月革命正是凭借先进的科学的马克思列宁主义理论指导才取得胜利的,这就必然激发世界各国人民学习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热忱,马克思主义的传播从西方发展到东方,从而“促进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进一步传播”.〔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