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轼的水调歌头的赏析

来源: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作业帮 时间:2018/07/19 06:18:10
苏轼的水调歌头的赏析苏轼的水调歌头的赏析苏轼的水调歌头的赏析赏析一:  本词是中秋望月怀人之作,表达了对胞弟苏辙的无限怀念.词人运用形象描绘手法,勾勒出一种皓月当空、美人千里、孤高旷远的境界氛围,反自

苏轼的水调歌头的赏析
苏轼的水调歌头的赏析

苏轼的水调歌头的赏析
赏析一:
  本词是中秋望月怀人之作,表达了对胞弟苏辙的无限怀念.词人运用形象描绘手法,勾勒出一种皓月当空、美人千里、孤高旷远的境界氛围,反自己遣世独立的意绪和往昔的神话传说融合一处,在月的阴晴圆缺当中,渗进浓厚的哲学意味,可以说是一首将自然和社会高度契合的感喟作品.词上片写望月奇思,幻想游仙于月宫.下片写赏月后的体司与希望.词人视月为有生命、有情感之友伴,既可感客观存在自然之美,亦可领略人情之爱,达到物我交感,人月融一的境界,体现了极富人情味的美好愿望.从月亮的转移变化,盈亏圆缺,联想到人生的悲欢离合,从而得出不应事事都求完美无缺的结论.全词构思奇幻,豪放隽秀,以咏月为中心表达了游仙“归去”与直舞“人间”、离欲与入世的 盾和困惑,以及旷达自适,人生长久的乐观枋度和美好愿望,格富哲理与人情.立意高远,构思新颖,意境清新如画.最后以旷达情怀收束,是词人情怀的自然流露.情韵兼胜,境界壮美,具有很高的审美价值.此词全篇皆是佳句,因其意境优美,富于哲理,情感动人,而绝唱至今.
  赏析二:苏轼《水调歌头》赏析 袁行霈
  词前小序说:“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丙辰,是北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当时苏轼在密州(今山东诸城)做太守,中秋之夜他一边赏月一边饮酒,直到天亮,于是做了这首《水调歌头》.
  在大自然的景物里,月亮是很有浪漫色彩的,她很能启发人的艺术联想.一钩新月,会让人联想到初生的萌芽的事物;一轮满月,会让人联想到美好的圆满的生活;月亮的皎洁,又会让人联想到光明磊落的人格.在月亮身上集中了人类许多美好的理想和憧憬.月亮简直被诗化了!苏轼是一个性格很豪放、气质很浪漫的人.当他在中秋之夜,大醉之中,望着那团圆、婵娟的明月,他的思想感情犹如长了翅膀一般,天上人间自由地飞翔着.反映到词里,遂形成了一种豪放洒脱的风格.
  上片一开始就提出一个问题:明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有的--“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苏轼把青天当做自己的朋友,把酒相问,显示了他豪放的性格和不凡的气魄.这两句是从李白的《把酒问月》中脱化而来的,李白的诗说:“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不过李白这里的语气比较舒缓,苏轼因为是想飞往月宫,所以语气更关注、更迫切.“明月几时有?”这个问题问得很有意思,好像是在追溯明月的起源、宇宙的起源;又好想是在惊叹造化的巧妙.我们从中可以感到诗人对明月的赞美与向往.
  接下来两句:“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把对于明月的赞美与向往之情更推进了一层.从明月诞生的时候起到现在已经过去许多年了,不知道在月宫里今晚是一个什么日子.诗人想象那一定是一个好日子,所以月才这样圆、这样亮.他很想去看一看,所以接着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他想乘风飞向月宫,又怕那里的琼楼玉宇太高了,受不住那儿的寒冷.“琼楼玉宇”,语出《大业拾遗记》:“瞿乾佑于江岸玩月,或谓此中何有?瞿笑曰:‘可随我观之.’俄见月规半天,琼楼玉宇烂然.”“不胜寒”,暗用《明皇杂录》中的典故:八月十五日夜,叶静能邀明皇游月宫.临行,叶叫他穿皮衣.到月宫,果然冷得难以支持.这几句明写月宫的高寒,暗示月光的皎洁,把那种既向往天上又留恋人间的矛盾心理十分含蓄地写了出来.这里还有两个字值得注意,就是“我欲乘风归去”的“归去”.飞天入月,为什么说是归去呢?也许是因为苏轼对明月十分向往,早已把那里当成自己的归宿了.从苏轼的思想看来,他受道家的影响较深,抱着超然物外的生活态度,又喜欢道教的养生之术,所以常有出世登仙的想法.他的《前赤壁赋》描写月下泛舟时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说:“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也是由望月而想到登仙,可以和这首词互相印证.
  但苏轼毕竟更热爱人间的生活,“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与其飞往高寒的月宫,还不如留在人间趁着月光起舞呢!“清影”,是指月光之下自己清朗的身影.“起舞弄清影”,是与自己的清影为伴,一起舞蹈嬉戏的意思.李白《月下独酌》说:“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苏轼的“起舞弄清影”就是从这里脱胎出来的.这首词从幻想上天写起,写到这里又回到热爱人间的感情上来.一个“我欲”、一个“又恐”、一个“何似”,这中间的转折开阖,显示了苏轼感情的波澜起伏.在出世与入世的矛盾中,他终于让入世的思想战胜了.
  “明月几时有?”这在九百年前苏轼的时代,是一个无法回答的谜,而在今天科学家已经可以推算出来了.乘风入月,这在苏轼不过是一种幻想,而在今天也已成为现实.可是,今天读苏轼的词,我们仍然不能不赞叹他那丰富的想象力.
  下片由中秋的圆月联想到人间的离别.“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转和低都是指月亮的移动,暗示夜已深沉.月光转过朱红的楼阁,低低地穿过雕花的门窗,找着屋里失眠的人.“无眠”是泛指那些因为不能和亲人团圆而感到忧伤,以致不能入睡的人.月圆而人不能圆,这是多么遗憾的事啊!于是诗人埋怨明月说:“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明月您总不该有什么怨恨吧,为什么老是在人们离别的时候才圆呢?这是埋怨明月故意与人为难,给人增添忧愁,却又含蓄地表示了对于不幸的离人们的同情.
  接着,诗人把笔锋一转,说出了一番宽慰的话来为明月开开脱:“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人固然有悲欢离合,月也有阴晴圆缺.她有被乌云遮住的时候,有亏损残缺的时候,她也有她的遗憾,自古以来世上就难有十全十美的事.既然如此,又何必为暂时的离别而感到忧伤呢?这几句从人到月,从古到今,作了高度的概况,很有哲理意味.
  词的最后说:“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婵娟”是美好的样子,这里指嫦娥,也就是代指明月.“共婵娟”就是共明月的意思,典故出自南朝谢庄的《月赋》:“隔千里兮共明月.”既然人间的离别是难免的,那么只要亲人长久健在,即使远隔千里也还可以通过普照世界的明月把两地联系起来,把彼此的心沟通在一起.“但愿人长久”,是要突破时间的局限;“千里共婵娟”,是要打通空间的阻隔.让对于明月的共同的爱把彼此分离的人结合在一起.古人有“神交”的说法,要好的朋友天各一方,不能见面,却能以精神相通.“千里共婵娟”也可以说是一种神交了!王勃有两句诗:“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意味深长,传为佳句.我看,“千里共婵娟”有异曲同工之妙.另外,张九龄的《望月怀远》说:“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许浑的《秋霁寄远》说:“唯应待明月,千里与君同.”都可以互相参看.正如词前小序所说,这首词表达了对弟弟苏辙(字子由)的怀念之情,但并不限于此.可以说这首词是苏轼在中秋之夜,对一切经受着离别之苦的人表示的美好祝愿.
  对于这首《水调歌头》历来都是推崇备至.《苕溪渔隐丛话》说:“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认为是写中秋的词里最好的一首,这是一点也不过分的.这首词仿佛是与明月的对话,在对话中探讨着人生的意义.既有理趣,又有情趣,很耐人寻味.它的意境豪放而阔大,情怀乐观而旷达,对明月的向往之情,对人间的眷恋之意,以及那浪漫的色彩,潇洒的风格和行云流水一般的语言,至今还能给我们以健康的美学享受.
  赏析三:
  上片望月,既怀逸兴壮思,高接混茫,而又脚踏实地,自具雅量高致.开头四句接连问月问年,一似屈原《天问》,起得奇逸.唐人称李白为“谪仙”,黄庭坚则称苏轼与李白为“两谪仙”,苏轼自己也设想前生是月中人,因而起 “乘风归去”之想.但天上和人间,幻想和现实,出世和入世,两方面同时吸引着他.相比之下,他还是立足现实,热恋人世,觉得有兄弟亲朋的人间生活来得温暖亲切.月下起舞,光影清绝的人生境界胜似月地云阶、广寒清虚的天上宫阙.虽在尘凡而胸次超旷,一片光明.下片怀人.人生并非没有憾事,悲欢离合即为其一.苏轼兄弟情谊甚笃.他与苏辙熙宁四年(1071)颍州分别后已有六年不见了.苏轼原任杭州通判,因苏辙在济南掌书记,特地请求北徙.到了密州还是无缘相会.“咫尺天不相见,实与千里同,人生无离别,谁知恩爱重”(颍州初别子由),但苏轼认为,人有悲欢离合同月有阴晴圆缺一样,两者都是自然常理,无须伤感.终于以理遣情,从共同赏月中互致慰藉,离别这个人生憾事就从友爱的感情中得到了补偿.人生不求长聚,两心相照,明月与共,未尝不是一个美好的境界.这首词上片执着人生,下片善处人生,表现了苏轼热爱生活、情怀旷达的一面.词中境界高洁,说理通达,情味深厚,并出以潇洒之笔,一片神行, 不假雕琢, 卷舒自如,因此九百年来传诵不衰.“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胡仔《苕溪渔隐业话后集》卷三九).吴潜《霜天晓角》:“且唱东坡《水调》, 清露下, 满襟雪.”《水浒传》第三十回写八月十五“可唱个中秋对月对景的曲儿”,唱的就是这 “一支东坡学士中秋《水调歌》.”可见宋元时传唱之盛.
  赏析四:
  此词作于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亦即丙辰年的中秋节日.作者当时知密州(今山东诸城).从小序可知,此词系醉后抒怀之作,同时表达了对兄弟苏辙(子由)的思念.古人评论说:词的前半“自是天仙化人之笔”(先著《词诘》),其实通篇风调又何尝不是这样.
  此词的主旨在于抒发作者外放期间的寥落情怀,其中杂用道家思想,观照世界亦复自为排遣.作者俯仰古今变迁,感慨宇宙流转,厌弃险恶的宦海风涛,提示睿智的人生理念,运用形象化描绘的手法,勾勒出一种皓月当空、美人千里、孤高旷远的境界氛围,把自己遗世独立的意绪和往昔和神话传说融合一处,在月的阴晴圆缺当中,渗进浓厚的哲学意味,可以说是一首将自然和社会高度契合的感喟作品.
  苏轼一生,以崇高儒学、讲究实务为主.但他也“龆龀好道”,中年以后,又曾表示过“归依佛僧”,是经常处在儒释道貌岸然纠葛当中的.每当挫折失意之际,则老庄思想上升,借以帮助自己解释穷通进退的困惑.宋神宗熙宁四年(1071),他以开封府推官通判杭州,是为了权且避开汴京政争的漩涡.熙宁七年调知密州,虽说出于自愿,实质上仍是处于外放冷遇的地位.尽管当时“面貌加丰”,颇有一些旷达表现,也难以遮掩深藏内心的郁愤.这首中秋词,正是此种宦途险恶体验的升华与总结.“大醉”遣怀是主,“兼怀子由”是辅.对于一贯秉持“尊主泽民”节操的作者来说,手足分离和私情,比起廷忧边患的国势来说,毕竟属于次要的伦理负荷.此点在题序中并有深微的提示.
  此词通篇咏月,却处处关合人事.上片借明月自喻孤高,下片用圆月衬托别情.开篇“明月几时有”一问,排空直入,笔力奇崛.诸家指出此处词意和屈原《天问》、李白《把酒问月》的传承关系,正可说明作者“奋励有当世志”,而又不谐尘俗的怫郁心理.“不知天上宫阙”以下数句,笔势夭矫回折,跌宕多彩.它说明作者在“出世”与“入世”.亦即“退”与“进”、“仕”与“隐”之间抉择上的深自徘徊困惑情态.李泽厚 阐述苏轼诗文的美学观时说:苏轼把“中晚唐开其端的进取与退隐的矛盾双重心理发展到一个新的质变点”,“苏轼一生并未退隐”,“但他通过诗文所表达出来的那种人生空漠之感,却比前人任何口头上或事实上的‘退隐’、‘归田’、‘遁世’要更深刻更沉重”(《美的历程》).这些论断,对理解《水调歌头》这首词本身,是很有启示作用的. “又恐琼楼玉宇”二句,把见于段成式《酉阳杂俎》诸书中的神话传说具象化.说入世不易,出世尤难,言外仍是说得在现实社会中好自为之.这里寄寓着“出世”、“入世”的双重矛盾心理,也潜藏着对封建秩序的些微怀疑情绪.尽管上下文衔接处都曾表示自己顾影自怜、颇欲遐举的旨意.苏轼诗文中很多貌似“出世”的思想,实质上都是“入世”思想的一种反拨形式,本篇复如此.
  下片,融写实为写意,化景物为情思,挥洒淋漓,无入不适.“转朱阁”三句,“愈转愈深,自成妙谛”(唐圭璋《唐宋词简释》).“不应”二句,笔势淋漓顿挫,表面上是责月问月,实际上是怀人.“月如无恨月长圆”(石曼卿),本是“人事多错迕”(杜甫)的同义词.“人有悲欢离合”三句,双绾自然和社会,用变幻不拘的宇宙规律,说明人间合少离多自古已然的事实,意境一转豁达,聊以自我宽慰.结尾两句,把南朝刘宋时谢庄的《月赋》,进行更高层次的变转,向世间所有离别的亲人发出深挚的祝愿,给全词增加了积极奋发的意蕴.词的境界愈见澄澈辽远,词的情思也愈加殷切绵延,是颇有“逸怀浩气,超乎尘垢之外”(胡寅《酒边词序》)的崇高美感的.
  从艺术成就上看,本篇属于苏词代表作之一.它构思奇拔,畦径独辟,极富浪漫主义色彩.在格调上则是“一洗绮罗香泽之态,摆脱绸缪宛转之度;使人登高望远,举首高歌”(胡寅《酒边词序》),是历来公认的中秋词中的绝唱.从表现方面来说,词的前半纵写,后半横叙.上片高屋建瓴,下片峰回路转.前半是对历代神话的推陈出新,也是对魏晋六朝仙诗的递嬗发展.后半纯用白描,人月双及.它名为演绎物理,实则阐释人事.笔致错综回环,摇曳多姿.从布局方面来说,上片凌空而起,入处似虚;下片波澜层叠,返虚转实.最后虚实交错,纡徐作结.
  作者既标举了“ 绝尘寰的宇宙意识”,又摒弃那种“在神奇的永恒面前的错愕”情态(闻一多评《春江花月夜》语).他并不完全超然地对待自然界的变化发展,而是努力从自然规律中寻求“随缘自娱”的生活意义.所以,尽管这首词基本上是一种情怀寥落的秋的吟咏,读来却并不缺乏“触处生春”、引人向上的韵致.
  赏析五:
  把酒问天这一细节与屈原的《天问》和李白的《把酒问月》有相似之处.其问之痴迷、想之逸尘,确实是有一种类似的精、气、神贯注在里面.从创作动因上来说,屈原《天问》洋洋170余问的磅礴诗情,是在他被放逐后彷徨山泽、经历陵陆,在楚先王庙及公卿祠堂仰见“图画天地山川神灵”及“古贤圣怪物行事”后“呵而问之”的(王逸《楚辞章句·天问序》).是情景触碰激荡的产物.李白的《把酒问月》诗自注是:“故人贾淳令予问之.”当也是即兴遣怀之作.苏轼此词正如小序中所言是中秋望月,欢饮达旦后的狂想之曲,亦属“伫兴之作”(王国维《人间词话》).它们都有起得突兀、问得离奇的特点.从创作心理上来说,屈原在步入先王庙堂之前就已经是“嗟号昊旻,仰天叹息”(王逸《楚辞章句·天问序》),处于情感迷狂的精神状态,故呵问青天,“似痴非痴,愤极悲极”(胡浚源《楚辞新注求确》).李白是“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把酒问月》),那种因失意怅惘的郁勃意绪,也是鼻息可闻的.苏轼此词作于丙辰(1076)年,时因反对王安石新法而自请外任密州.既有对朝廷政局的强烈关注,又有期望重返汴京的复杂心情,故时逢中秋,一饮而醉,意兴在阑珊中饶有律动.三人的创作心理实是脉络暗通的.
  明乎苏轼此词问天的创作源流和具体的创作心境,再来审察这首词,就容易把握其心理的细微变化,并由此窥测出其复杂的人生意趣.词的上阕主要表达了政治失意后入世与出世的矛盾心理.见月而问天,追月而迟疑,在“天上”与“人间”徘徊不定.这与苏轼主儒术而不迂腐、参佛老而不沉溺的思想特点是分不开的.所以据说宋神宗读至“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时,乃有“苏轼终是爱君”的感叹,并以此量移汝州.(《岁时广记》引杨湜《古今词话》)是看到了苏轼对“人间”的挚恋之情.至于是否真有“爱君”的意思,就难以一言遽定了.值得注意的是,苏轼“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所展示的语言方式和矛盾心态,曾一时为众人仿效,如黄庭坚之“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以及赵秉文之“我欲骑鲸归去,只恐神仙官府,嫌我醉时真.笑拍群仙手,几度梦中身”,等等.模仿的痕迹很深,但意趣与苏轼相比已逊一筹.
  下阕从出世与入世的矛盾中宕出,专写“人间”一路,小序中“兼怀子由”之意也随之拈出.换头三句实写月色照人之形,转、低、照三字写足月光移动之神韵.“无眠”二字始直接涉及中秋人事,“怀”弟之意隐约而出.接下五句又跳出个人思绪,由个人之离别联想到普天下人之离别,使词的境界陡然提升.不惟自慰,实兼慰人,意思愈转愈深.煞拍两句从谢庄《月赋》之“美人迈兮音尘绝,隔千里兮共明月”化出.虽然月圆人未圆,但明月千里,同此天空,则人若得生命长久,自有与月共圆之日.全词情感数折,而意思层深,而在矛盾中归于旷放则是此词的情感主线.昔胡仔曾说:“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废.”(《苕溪渔隐丛话》)余词即或不必尽废,而东坡此词自当高出一头.其“《天问》之遗”(刘体仁《七颂堂词绎》)和“从太白仙心脱化”(郑文焯《手批东坡乐府》)的写作特点,使他的奇逸之思和开合之笔成为后人叹赏的对象而传诵千古.作此词六年后,苏轼又作了一首中秋赏月的《念奴娇》词:
  凭高眺远,见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桂魄飞来光 射处,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国.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 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
  其情景与前阕皆相仿佛,但意趣已自不同.前阕之矛盾曲折、境界开阖在此阕则化为一股清旷之气.刘熙载曾说:“东坡词具神仙出世之姿.”(《艺概·词曲概》)这句话移之以评前阕中秋词,就显得片面了,而用之来评此篇,倒是再精当不过了.
  赏析六:
  这首词被许多评论家认为是词中之《天问》,又有李白之仙心.屈原《天问》洋洋一百七十余问;李白《把酒问月》是即兴遣怀之作.苏轼此词是中秋望月,欢饮达旦后的狂想曲,亦属"伫兴之作"(王国维《人间词话》).
  它们都有起得突兀、问得离奇的特点.屈原呵问青天,"似痴非痴,愤极悲极"(胡浚源《楚辞新注求确》).李白《把酒问月》:
  青天有月来几时,我欲停杯一问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
  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灭尽清辉发.但见宵从海上来,宁知晓向云间没.
  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与谁邻?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唯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
  李白是因失意而怅惘而问月.
  苏轼作此词时40岁,因反对王安石新法而自请外任密州.他既对朝廷政局深切关注,又期望重返汴京,心情复杂,时逢中秋,一饮而醉,醒后感慨弥深,遂作此词.
  上阕主要表达政治失意后入世与出世的矛盾心理.见月而问天,追月而迟疑,在"天上"与"人间"徘徊不定.这与苏轼主儒术而不迂腐、参佛老而不沉溺的思想特点是分不开的.所以据说宋神宗读至"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时,乃有"苏轼终是爱君"的感叹,并以此量移汝州.(《岁时广记》引杨湜《古今词话》).
  值得注意的是,苏轼"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所展示的语言方式和矛盾心态,曾一时为众人仿效,如黄庭坚之"我欲穿花寻路,直入白云深处,浩气展虹霓.只恐花深里,红露湿人衣";赵秉文"我欲骑鲸归去,只恐神仙官府,嫌我醉时真.笑拍群仙手,几度梦中身"等等.
  下阕从出世与入世的矛盾中宕出,专写"人间"一路,小序中"兼怀子由"之意也随之拈出.换头三句实写月色照人之形.转、低、照三字写足月光移动之神韵."无眠"二字始直接涉及中秋人事,"怀"弟之意隐约而出.接下五句又跳出个人思绪,由个人之离别联想到普天下人之离别,使词的境界陡然提升.不惟自慰,实兼慰人,意思愈转愈深.煞拍两句从谢庄《月赋》之"美人迈兮音尘绝,隔千里兮共明月"化出.虽然月圆人未圆,但明月千里,同此天空,则人若得生命长久,自有与月共圆之日.
  全词情感数折,而意思层递进深,在矛盾中归于旷放.胡仔云:"中秋词自东坡《水调歌头》一出,余词尽"(《苕溪渔隐丛话》).
  作此词六年后,苏轼(46岁,在黄州)又作了一首中秋赏月词--《念奴娇》:
  凭高眺远,见长空、万里云无留迹.桂魄飞来光射处,冷浸一天秋碧.玉宇琼楼,乘鸾来去,人在清凉国.江山如画,望中烟树历历. 我醉拍手狂歌,举杯邀月,对影成三客.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便欲乘风,翻然归去,何用骑鹏翼.水晶宫里,一声吹断横笛.
  
  其情景与前阕皆相仿佛,但意趣已自不同.前阕之矛盾曲折、境界开阖在此词中化为一股清旷之气.刘熙载曾说:"东坡词具神仙出世之姿."(《艺概·词曲概》).
  
  附李白《月下独酌》四首其一: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