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虫的村落》全文

来源: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作业帮 时间:2018/11/14 23:15:34
《草虫的村落》全文《草虫的村落》全文《草虫的村落》全文草虫的村落作者:郭枫你生长在城市里的人们,忘却了田野的妩媚了么?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当春秋佳日大自然把乡村盛装起来的时候,你也曾有过愉快的郊游吧?

《草虫的村落》全文
《草虫的村落》全文

《草虫的村落》全文
草虫的村落
作者:郭枫
你生长在城市里的人们,忘却了田野的妩媚了么?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当春秋佳
日大自然把乡村盛装起来的时候,你也曾有过愉快的郊游吧?请闭一下眼睛,记不记得
那时你是如何地伸开手臂,用喜悦的姿态,奔向田野的?
我总爱怀着一份稚气,把城市遗在身后跑到田野里来,来呼吸一下弥漫着草香和泥
土香的空气,来听一听森林和小草的密语,甚至,我有时候,放纵得像孩子一样,在旷
野脱了衣服躺下来,躺在阳光里,躺在上帝制作的绿茵上…….
今天,我又躺在田野里,在无限的静谧中,恬然的幸福之感渗透在我灵魂深处,我
变成一只空灵的贝壳;再也不去想忙碌的众生在做些什么?我忘了世界也忘了自己,我
的目光跟踪着爬行的小虫,作一次奇异的游历.
我看到的:空间扩大了,细小的草茎变为粗大的森林.一只小虫,生着一副坚硬黑
甲的小虫,迷失在这座森林里.我想它一定是游侠之流吧!虽然,它迷失了路,但仍有
着傲然的气势.它不断地左冲右撞,终于走出一条路.我跟着它的脚步,走着,走着,
一路上,遇到不少的虫子,它们都互相地打着招呼.我真想也道一两声寒暄,如果我能
懂得它们的语言.
它们的村子散布在森林边缘的小丘.我知道这是虫子们艰巨的工程.英勇的黑甲虫,
走进村子,这里很多的黑甲虫,熙熙攘攘地往来,我敢夸口,要不是凭着我心灵的眼睛
察看,决不会认出这只黑甲虫的爱人.在许多同类虫子之间,我看见一只娇小的虫子从
小洞里跑出来,迎接远归者,意味深长地看着,对看了良久,一齐欢跃地走回洞穴里去.
这是街道,这是小巷.街道和小巷大部分的行客都是黑甲虫,但也有不少别的虫子.
有花色斑斓的小圆虫,在这些粗壮的黑甲虫之间,好像是南国的少女,轻俏地披着彩衣,
逗得多少虫子伫足痴望.有庞然大物的蜥蜴,在它面前,围拢了一群黑甲虫,纷纷投以
好奇的眼光,攀谈得好像很投机似的,交流着和善的友谊.看呵!蜥蜴好像忘记了旅途
的劳倦了,它背着几个小黑甲虫,到处参观这房远亲的住宅.
耸立在两条大道路口的,是不是教堂呢?一大队黑甲虫打从里面出来,每一个脸上
都带着虔诚的光辉.我想,它们是做感谢的晚祷吧?在这些善男信女的脸上,我找到了
对于上帝的感激,和生活着的喜悦.
我的目光为一群音乐演奏者所吸引了,它们差不多有十几个吧,散聚在两棵大树下
面,这是两簇野灌丛,紫红的小果实,已经让阳光烘灼得熟透了.可是,甲虫的音乐家
们,全不注意这些,它们全神贯注地振着翅子.于是,优美的音韵,便像灵泉一般地流
了出来.我敢说它们的音乐优于人间一切的音乐,这是只有虫子们的智慧才能演奏出来
的!
我的目光离开这些欢乐的地方,顺着僻静的小路探索,我看到虫子劳动生活的形态.
一队队虫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一定是很远很远的地方,以致我不能发现它们工
作的地区,现在它们归来了,每一个都用前肢推着大过自己身体两三倍的食物,行色匆
匆地赶着路.它们的担子是沉重的,更重的是它们对于家庭的责任吧?要不,是什么力
量使它们如此勤勉地奔忙呢?
我完全迷惑了,我不知道在小虫子的脑海中,究竟蕴藏着多少智慧?我看见测候者
在忙于预察气象;工程师在忙于建筑设计;各种不同的工作,有各个专门的虫子担任.
我还看见了许多许多……
我悠悠忽忽地漫游了整个下午,直至夕阳亲吻着西山的时候,红鸠鸟才把我的心灵
唤回来.我多么得意呵!得意我竟然发现了草丛中小虫子的快乐天地.也许,还有人会
笑我仍然像孩子一样幼稚.我不愿加以辩白,我愿意牵着你的手,一起到草虫的村落里
去散散步.别说这是渺不足道的事情吧!
你懂不懂得?一只小黑甲虫的翅膀上,也闪耀着生命的光彩.
别笑我傻,我爱在草虫的村落里散步.

今天,我又躺在田野里,在无限的静谧中,忘了世界,也忘了自己。
我目光追随着爬行的小虫,作了一次奇异的游历。
空间在我眼前扩大了,细小的草茎变为粗大的森林。一只小虫,一只生着坚硬黑甲的小虫,迷失在这座森林里。我想它一定是游侠吧!你看它虽然迷了路,仍傲然地前进着。它不断地左冲右撞,终于走出一条路。我目光跟着它的脚步,它走着,走着,一路上遇到不少同伴,互相打着招呼。我真想也跟它们...

全部展开

今天,我又躺在田野里,在无限的静谧中,忘了世界,也忘了自己。
我目光追随着爬行的小虫,作了一次奇异的游历。
空间在我眼前扩大了,细小的草茎变为粗大的森林。一只小虫,一只生着坚硬黑甲的小虫,迷失在这座森林里。我想它一定是游侠吧!你看它虽然迷了路,仍傲然地前进着。它不断地左冲右撞,终于走出一条路。我目光跟着它的脚步,它走着,走着,一路上遇到不少同伴,互相打着招呼。我真想也跟它们寒暄一下,可惜我不懂它们的语言。
它们的村子散布在森林边缘的小丘上。这里,很多的黑甲虫村民,熙熙攘攘地往来。那只英勇的黑甲虫,走进了村子。我看见在许多同类虫子中间,一只娇小的从洞里跑出来迎接远归者。它们意味深长地对视良久,然后一齐欢跃地走回洞穴里去。
我看得出草虫的村落里哪是街道,哪是小巷。大街小巷里,花色斑斓的小圆虫,轻俏地披着彩衣。在这些粗壮的黑甲虫中间,它们好像南国的少女,逗得多少虫子伫足痴望。蜥蜴面前围拢了一群黑甲虫,对这庞然大物投以好奇的目光。它们友好地交流着,好像攀谈得很投机似的。看呵!蜥蜴好像忘记了旅途的劳倦,它背着几个小黑甲虫,到处参观远房亲戚的住宅。
我的目光为一群音乐演奏者所吸引,它们差不多有十几个吧,散聚在两棵大树下面——这是两簇野灌丛,紫红的小果实,已经让阳光烘烤得熟透了。甲虫音乐家们全神贯注地振着翅膀,优美的音韵,像灵泉一般流了出来。此时,我觉得它们的音乐优于人间的一切音乐,这是只有虫子们才能演奏出来的!
我的目光顺着僻静的小路探索,我看到“村民们”的劳动生活了。它们一队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一定是很远很远的地方吧?现在它们归来了,每一个都用前肢推着大过身体两三倍的食物,行色匆匆地赶着路。是什么力量使它们这么勤勉地奔忙呢?
我完全迷惑了,在小虫子的脑海中,究竟蕴藏着多少智慧?我看见测气候者忙于观察气象;工程师忙于建筑设计……各种不同的工作,都有专门的虫子担任。
我还看见了许多许多……
我悠悠忽忽地漫游了一个下午,直至夕阳亲吻着西山的时候,红鸠鸟的歌声才把我的心灵唤回来。我发现了草丛中小虫子的快乐天地。我多么得意呵!
我愿意牵着你的手,一起到草虫的村落里去散散步。

收起

草虫的村落
作者:郭枫
你生长在城市里的人们,忘却了田野的妩媚了么?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当春秋佳
日大自然把乡村盛装起来的时候,你也曾有过愉快的郊游吧?请闭一下眼睛,记不记得
那时你是如何地伸开手臂,用喜悦的姿态,奔向田野的?
我总爱怀着一份稚气,把城市遗在身后跑到田野里来,来呼吸一下弥漫着草香和泥
土香的空气,来听一听森林和小草的密语,甚至,我有时...

全部展开

草虫的村落
作者:郭枫
你生长在城市里的人们,忘却了田野的妩媚了么?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当春秋佳
日大自然把乡村盛装起来的时候,你也曾有过愉快的郊游吧?请闭一下眼睛,记不记得
那时你是如何地伸开手臂,用喜悦的姿态,奔向田野的?
我总爱怀着一份稚气,把城市遗在身后跑到田野里来,来呼吸一下弥漫着草香和泥
土香的空气,来听一听森林和小草的密语,甚至,我有时候,放纵得像孩子一样,在旷
野脱了衣服躺下来,躺在阳光里,躺在上帝制作的绿茵上……。
今天,我又躺在田野里,在无限的静谧中,恬然的幸福之感渗透在我灵魂深处,我
变成一只空灵的贝壳;再也不去想忙碌的众生在做些什么?我忘了世界也忘了自己,我
的目光跟踪着爬行的小虫,作一次奇异的游历。
我看到的:空间扩大了,细小的草茎变为粗大的森林。一只小虫,生着一副坚硬黑
甲的小虫,迷失在这座森林里。我想它一定是游侠之流吧!虽然,它迷失了路,但仍有
着傲然的气势。它不断地左冲右撞,终于走出一条路。我跟着它的脚步,走着,走着,
一路上,遇到不少的虫子,它们都互相地打着招呼。我真想也道一两声寒暄,如果我能
懂得它们的语言。
它们的村子散布在森林边缘的小丘。我知道这是虫子们艰巨的工程。英勇的黑甲虫,
走进村子,这里很多的黑甲虫,熙熙攘攘地往来,我敢夸口,要不是凭着我心灵的眼睛
察看,决不会认出这只黑甲虫的爱人。在许多同类虫子之间,我看见一只娇小的虫子从
小洞里跑出来,迎接远归者,意味深长地看着,对看了良久,一齐欢跃地走回洞穴里去。
这是街道,这是小巷。街道和小巷大部分的行客都是黑甲虫,但也有不少别的虫子。
有花色斑斓的小圆虫,在这些粗壮的黑甲虫之间,好像是南国的少女,轻俏地披着彩衣,
逗得多少虫子伫足痴望。有庞然大物的蜥蜴,在它面前,围拢了一群黑甲虫,纷纷投以
好奇的眼光,攀谈得好像很投机似的,交流着和善的友谊。看呵!蜥蜴好像忘记了旅途
的劳倦了,它背着几个小黑甲虫,到处参观这房远亲的住宅。
耸立在两条大道路口的,是不是教堂呢?一大队黑甲虫打从里面出来,每一个脸上
都带着虔诚的光辉。我想,它们是做感谢的晚祷吧?在这些善男信女的脸上,我找到了
对于上帝的感激,和生活着的喜悦。
我的目光为一群音乐演奏者所吸引了,它们差不多有十几个吧,散聚在两棵大树下
面,这是两簇野灌丛,紫红的小果实,已经让阳光烘灼得熟透了。可是,甲虫的音乐家
们,全不注意这些,它们全神贯注地振着翅子。于是,优美的音韵,便像灵泉一般地流
了出来。我敢说它们的音乐优于人间一切的音乐,这是只有虫子们的智慧才能演奏出来
的!
我的目光离开这些欢乐的地方,顺着僻静的小路探索,我看到虫子劳动生活的形态。
一队队虫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一定是很远很远的地方,以致我不能发现它们工
作的地区,现在它们归来了,每一个都用前肢推着大过自己身体两三倍的食物,行色匆
匆地赶着路。它们的担子是沉重的,更重的是它们对于家庭的责任吧?要不,是什么力
量使它们如此勤勉地奔忙呢?
我完全迷惑了,我不知道在小虫子的脑海中,究竟蕴藏着多少智慧?我看见测候者
在忙于预察气象;工程师在忙于建筑设计;各种不同的工作,有各个专门的虫子担任。
我还看见了许多许多……
我悠悠忽忽地漫游了整个下午,直至夕阳亲吻着西山的时候,红鸠鸟才把我的心灵
唤回来。我多么得意呵!得意我竟然发现了草丛中小虫子的快乐天地。也许,还有人会
笑我仍然像孩子一样幼稚。我不愿加以辩白,我愿意牵着你的手,一起到草虫的村落里
去散散步。别说这是渺不足道的事情吧!
你懂不懂得?一只小黑甲虫的翅膀上,也闪耀着生命的光彩。
别笑我傻,我爱在草虫的村落里散步。

收起

今天,我又躺在田野里,在无限的静谧中,忘了世界,也忘了自己。
我目光追随着爬行的小虫,作了一次奇异的游历。
空间在我眼前扩大了,细小的草茎变为粗大的森林。一只小虫,一只生着坚硬黑甲的小虫,迷失在这座森林里。我想它一定是游侠吧!你看它虽然迷了路,仍傲然地前进着。它不断地左冲右撞,终于走出一条路。我目光跟着它的脚步,它走着,走着,一路上遇到不少同伴,互相打着招呼。我真想也跟它们...

全部展开

今天,我又躺在田野里,在无限的静谧中,忘了世界,也忘了自己。
我目光追随着爬行的小虫,作了一次奇异的游历。
空间在我眼前扩大了,细小的草茎变为粗大的森林。一只小虫,一只生着坚硬黑甲的小虫,迷失在这座森林里。我想它一定是游侠吧!你看它虽然迷了路,仍傲然地前进着。它不断地左冲右撞,终于走出一条路。我目光跟着它的脚步,它走着,走着,一路上遇到不少同伴,互相打着招呼。我真想也跟它们寒暄一下,可惜我不懂它们的语言。
它们的村子散布在森林边缘的小丘上。这里,很多的黑甲虫村民,熙熙攘攘地往来。那只英勇的黑甲虫,走进了村子。我看见在许多同类虫子中间,一只娇小的从洞里跑出来迎接远归者。它们意味深长地对视良久,然后一齐欢跃地走回洞穴里去。
我看得出草虫的村落里哪是街道,哪是小巷。大街小巷里,花色斑斓的小圆虫,轻俏地披着彩衣。在这些粗壮的黑甲虫中间,它们好像南国的少女,逗得多少虫子伫足痴望。蜥蜴面前围拢了一群黑甲虫,对这庞然大物投以好奇的目光。它们友好地交流着,好像攀谈得很投机似的。看呵!蜥蜴好像忘记了旅途的劳倦,它背着几个小黑甲虫,到处参观远房亲戚的住宅。
我的目光为一群音乐演奏者所吸引,它们差不多有十几个吧,散聚在两棵大树下面——这是两簇野灌丛,紫红的小果实,已经让阳光烘烤得熟透了。甲虫音乐家们全神贯注地振着翅膀,优美的音韵,像灵泉一般流了出来。此时,我觉得它们的音乐优于人间的一切音乐,这是只有虫子们才能演奏出来的!
我的目光顺着僻静的小路探索,我看到“村民们”的劳动生活了。它们一队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一定是很远很远的地方吧?现在它们归来了,每一个都用前肢推着大过身体两三倍的食物,行色匆匆地赶着路。是什么力量使它们这么勤勉地奔忙呢?
我完全迷惑了,在小虫子的脑海中,究竟蕴藏着多少智慧?我看见测气候者忙于观察气象;工程师忙于建筑设计……各种不同的工作,都有专门的虫子担任。
我还看见了许多许多……
我悠悠忽忽地漫游了一个下午,直至夕阳亲吻着西山的时候,红鸠鸟的歌声才把我的心灵唤回来。我发现了草丛中小虫子的快乐天地。我多么得意呵!
我愿意牵着你的手,一起到草虫的村落里去散散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生长在城市里的人们,忘却了田野的妩媚了么?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当春秋佳
日大自然把乡村盛装起来的时候,你也曾有过愉快的郊游吧?请闭一下眼睛,记不记得
那时你是如何地伸开手臂,用喜悦的姿态,奔向田野的?
我总爱怀着一份稚气,把城市遗在身后跑到田野里来,来呼吸一下弥漫着草香和泥
土香的空气,来听一听森林和小草的密语,甚至,我有时候,放纵得像孩子一样,在旷
野脱了衣服躺下来,躺在阳光里,躺在上帝制作的绿茵上……。
今天,我又躺在田野里,在无限的静谧中,恬然的幸福之感渗透在我灵魂深处,我
变成一只空灵的贝壳;再也不去想忙碌的众生在做些什么?我忘了世界也忘了自己,我
的目光跟踪着爬行的小虫,作一次奇异的游历。
我看到的:空间扩大了,细小的草茎变为粗大的森林。一只小虫,生着一副坚硬黑
甲的小虫,迷失在这座森林里。我想它一定是游侠之流吧!虽然,它迷失了路,但仍有
着傲然的气势。它不断地左冲右撞,终于走出一条路。我跟着它的脚步,走着,走着,
一路上,遇到不少的虫子,它们都互相地打着招呼。我真想也道一两声寒暄,如果我能
懂得它们的语言。
它们的村子散布在森林边缘的小丘。我知道这是虫子们艰巨的工程。英勇的黑甲虫,
走进村子,这里很多的黑甲虫,熙熙攘攘地往来,我敢夸口,要不是凭着我心灵的眼睛
察看,决不会认出这只黑甲虫的爱人。在许多同类虫子之间,我看见一只娇小的虫子从
小洞里跑出来,迎接远归者,意味深长地看着,对看了良久,一齐欢跃地走回洞穴里去。
这是街道,这是小巷。街道和小巷大部分的行客都是黑甲虫,但也有不少别的虫子。
有花色斑斓的小圆虫,在这些粗壮的黑甲虫之间,好像是南国的少女,轻俏地披着彩衣,
逗得多少虫子伫足痴望。有庞然大物的蜥蜴,在它面前,围拢了一群黑甲虫,纷纷投以
好奇的眼光,攀谈得好像很投机似的,交流着和善的友谊。看呵!蜥蜴好像忘记了旅途
的劳倦了,它背着几个小黑甲虫,到处参观这房远亲的住宅。
耸立在两条大道路口的,是不是教堂呢?一大队黑甲虫打从里面出来,每一个脸上
都带着虔诚的光辉。我想,它们是做感谢的晚祷吧?在这些善男信女的脸上,我找到了
对于上帝的感激,和生活着的喜悦。
我的目光为一群音乐演奏者所吸引了,它们差不多有十几个吧,散聚在两棵大树下
面,这是两簇野灌丛,紫红的小果实,已经让阳光烘灼得熟透了。可是,甲虫的音乐家
们,全不注意这些,它们全神贯注地振着翅子。于是,优美的音韵,便像灵泉一般地流
了出来。我敢说它们的音乐优于人间一切的音乐,这是只有虫子们的智慧才能演奏出来
的!
我的目光离开这些欢乐的地方,顺着僻静的小路探索,我看到虫子劳动生活的形态。
一队队虫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一定是很远很远的地方,以致我不能发现它们工
作的地区,现在它们归来了,每一个都用前肢推着大过自己身体两三倍的食物,行色匆
匆地赶着路。它们的担子是沉重的,更重的是它们对于家庭的责任吧?要不,是什么力
量使它们如此勤勉地奔忙呢?
我完全迷惑了,我不知道在小虫子的脑海中,究竟蕴藏着多少智慧?我看见测候者
在忙于预察气象;工程师在忙于建筑设计;各种不同的工作,有各个专门的虫子担任。
我还看见了许多许多……
我悠悠忽忽地漫游了整个下午,直至夕阳亲吻着西山的时候,红鸠鸟才把我的心灵
唤回来。我多么得意呵!得意我竟然发现了草丛中小虫子的快乐天地。也许,还有人会
笑我仍然像孩子一样幼稚。我不愿加以辩白,我愿意牵着你的手,一起到草虫的村落里
去散散步。别说这是渺不足道的事情吧!
你懂不懂得?一只小黑甲虫的翅膀上,也闪耀着生命的光彩。
别笑我傻,我爱在草虫的村落里散步。

收起

草虫的村落
郭枫
今天,我又躺在田野里,在无限的静谧中,忘了世界,也忘了自己。
我目光追随着爬行的小虫,作了一次奇异的游历。
空间在我眼前扩大了,细小的草茎变为粗大的森林。一只小虫,一只生着坚硬黑甲的小虫,迷失在这座森林里。我想它一定是游侠吧!你看它虽然迷了路,仍傲然地前进着。它不...

全部展开

草虫的村落
郭枫
今天,我又躺在田野里,在无限的静谧中,忘了世界,也忘了自己。
我目光追随着爬行的小虫,作了一次奇异的游历。
空间在我眼前扩大了,细小的草茎变为粗大的森林。一只小虫,一只生着坚硬黑甲的小虫,迷失在这座森林里。我想它一定是游侠吧!你看它虽然迷了路,仍傲然地前进着。它不断地左冲右撞,终于走出一条路。我目光跟着它的脚步,它走着,走着,一路上遇到不少同伴,互相打着招呼。我真想也跟它们寒暄一下,可惜我不懂它们的语言。
它们的村子散布在森林边缘的小丘上。这里,很多的黑甲虫村民,熙熙攘攘地往来。那只英勇的黑甲虫,走进了村子。我看见在许多同类虫子中间,一只娇小的从洞里跑出来迎接远归者。它们意味深长地对视良久,然后一齐欢跃地走回洞穴里去。
我看得出草虫的村落里哪是街道,哪是小巷。大街小巷里,花色斑斓的小圆虫,轻俏地披着彩衣。在这些粗壮的黑甲虫中间,它们好像南国的少女,逗得多少虫子伫足痴望。蜥蜴面前围拢了一群黑甲虫,对这庞然大物投以好奇的目光。它们友好地交流着,好像攀谈得很投机似的。看呵!蜥蜴好像忘记了旅途的劳倦,它背着几个小黑甲虫,到处参观远房亲戚的住宅。
我的目光为一群音乐演奏者所吸引,它们差不多有十几个吧,散聚在两棵大树下面——这是两簇野灌丛,紫红的小果实,已经让阳光烘烤得熟透了。甲虫音乐家们全神贯注地振着翅膀,优美的音韵,像灵泉一般流了出来。此时,我觉得它们的音乐优于人间的一切音乐,这是只有虫子们才能演奏出来的!
我的目光顺着僻静的小路探索,我看到“村民们”的劳动生活了。它们一队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一定是很远很远的地方吧?现在它们归来了,每一个都用前肢推着大过身体两三倍的食物,行色匆匆地赶着路。是什么力量使它们这么勤勉地奔忙呢?
我完全迷惑了,在小虫子的脑海中,究竟蕴藏着多少智慧?我看见测气候者忙于观察气象;工程师忙于建筑设计……各种不同的工作,都有专门的虫子担任。
我还看见了许多许多……
我悠悠忽忽地漫游了一个下午,直至夕阳亲吻着西山的时候,红鸠鸟的歌声才把我的心灵唤回来。我发现了草丛中小虫子的快乐天地。我多么得意呵!
我愿意牵着你的手,一起到草虫的村落里去散散步。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你生长在城市里的人们,忘却了田野的妩媚了么?当你还是孩子的时候,当春秋佳
日大自然把乡村盛装起来的时候,你也曾有过愉快的郊游吧?请闭一下眼睛,记不记得
那时你是如何地伸开手臂,用喜悦的姿态,奔向田野的?
我总爱怀着一份稚气,把城市遗在身后跑到田野里来,来呼吸一下弥漫着草香和泥
土香的空气,来听一听森林和小草的密语,甚至,我有时候,放纵得像孩子一样,在旷
野脱了衣服躺下来,躺在阳光里,躺在上帝制作的绿茵上……。
今天,我又躺在田野里,在无限的静谧中,恬然的幸福之感渗透在我灵魂深处,我
变成一只空灵的贝壳;再也不去想忙碌的众生在做些什么?我忘了世界也忘了自己,我
的目光跟踪着爬行的小虫,作一次奇异的游历。
我看到的:空间扩大了,细小的草茎变为粗大的森林。一只小虫,生着一副坚硬黑
甲的小虫,迷失在这座森林里。我想它一定是游侠之流吧!虽然,它迷失了路,但仍有
着傲然的气势。它不断地左冲右撞,终于走出一条路。我跟着它的脚步,走着,走着,
一路上,遇到不少的虫子,它们都互相地打着招呼。我真想也道一两声寒暄,如果我能
懂得它们的语言。
它们的村子散布在森林边缘的小丘。我知道这是虫子们艰巨的工程。英勇的黑甲虫,
走进村子,这里很多的黑甲虫,熙熙攘攘地往来,我敢夸口,要不是凭着我心灵的眼睛
察看,决不会认出这只黑甲虫的爱人。在许多同类虫子之间,我看见一只娇小的虫子从
小洞里跑出来,迎接远归者,意味深长地看着,对看了良久,一齐欢跃地走回洞穴里去。
这是街道,这是小巷。街道和小巷大部分的行客都是黑甲虫,但也有不少别的虫子。
有花色斑斓的小圆虫,在这些粗壮的黑甲虫之间,好像是南国的少女,轻俏地披着彩衣,
逗得多少虫子伫足痴望。有庞然大物的蜥蜴,在它面前,围拢了一群黑甲虫,纷纷投以
好奇的眼光,攀谈得好像很投机似的,交流着和善的友谊。看呵!蜥蜴好像忘记了旅途
的劳倦了,它背着几个小黑甲虫,到处参观这房远亲的住宅。
耸立在两条大道路口的,是不是教堂呢?一大队黑甲虫打从里面出来,每一个脸上
都带着虔诚的光辉。我想,它们是做感谢的晚祷吧?在这些善男信女的脸上,我找到了
对于上帝的感激,和生活着的喜悦。
我的目光为一群音乐演奏者所吸引了,它们差不多有十几个吧,散聚在两棵大树下
面,这是两簇野灌丛,紫红的小果实,已经让阳光烘灼得熟透了。可是,甲虫的音乐家
们,全不注意这些,它们全神贯注地振着翅子。于是,优美的音韵,便像灵泉一般地流
了出来。我敢说它们的音乐优于人间一切的音乐,这是只有虫子们的智慧才能演奏出来
的!
我的目光离开这些欢乐的地方,顺着僻静的小路探索,我看到虫子劳动生活的形态。
一队队虫子,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的,一定是很远很远的地方,以致我不能发现它们工
作的地区,现在它们归来了,每一个都用前肢推着大过自己身体两三倍的食物,行色匆
匆地赶着路。它们的担子是沉重的,更重的是它们对于家庭的责任吧?要不,是什么力
量使它们如此勤勉地奔忙呢?
我完全迷惑了,我不知道在小虫子的脑海中,究竟蕴藏着多少智慧?我看见测候者
在忙于预察气象;工程师在忙于建筑设计;各种不同的工作,有各个专门的虫子担任。
我还看见了许多许多……
我悠悠忽忽地漫游了整个下午,直至夕阳亲吻着西山的时候,红鸠鸟才把我的心灵
唤回来。我多么得意呵!得意我竟然发现了草丛中小虫子的快乐天地。我愿意牵着你的手,一起到草虫的村落里去散散步。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