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现人与动物之间感情的故事

来源:学生作业帮助网 编辑:作业帮 时间:2018/12/13 06:06:33
体现人与动物之间感情的故事体现人与动物之间感情的故事体现人与动物之间感情的故事犹太女孩与狼的一段不解之缘二战中,一个年仅8岁的犹太女孩为了躲避纳粹的魔爪,背井离乡,独自逃进深山,意外地和狼结下了一段不

体现人与动物之间感情的故事
体现人与动物之间感情的故事

体现人与动物之间感情的故事
犹太女孩与狼的一段不解之缘
二战中,一个年仅8岁的犹太女孩为了躲避纳粹的魔爪,背井离乡,独自逃进深山,意外地和狼结下了一段不解之缘.
米莎·迪芬塞卡今年70岁,从外表看她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但她坚持说这只是表面现象.“我永远也不可能和其它人一样.我是大自然制造的一个错误.出门前我也会像别人一样化妆,我和别人做着相同的事情,但内心里我是个动物.”当然,她指的动物是狼.
米莎的母亲是个俄罗斯籍的犹太人,乌黑的眼睛,头发又黑又长.米莎的父亲是个德国犹太人,棕色的头发,蓝眼睛.纳粹分子刚开始屠杀犹太人时,米莎的父母从德国逃到了比利时.后来比利时也被纳粹军队占,米莎的家人只得东躲西藏地生活.米莎的母亲因为长相具有明显犹太人的特征,始终不敢出门.米莎偶尔和爸爸一块出去,她有时还要去上学.为了米莎的安全,她的父母事先做了周密的计划.他们告诉米莎如果他们被纳粹抓住,会有一个女人到学校接米莎,然后把她带到安全的地方.
躲避纳粹 与狼为友
1941年的一天,不幸发生了.米莎的爸爸没有像以往那样到学校接她,来的是个陌生的女人,她把米莎接到了位于布鲁塞尔市郊的一处陌生人家里.从那以后,米莎再也没见过她的父母.
一次偶然的机会,米莎听到收养她的一家人正在悄悄商量要不要把米莎交给纳粹官兵.惶恐之下,米莎决定出逃,寻找自己的亲生父母.她从养父母家里偷了一些面包和几个苹果,身上还戴了个指南针.据她的养父母说她的亲生父母去东欧了,所以米莎决定向东走.
一路上,米莎尽量避免和人接触,能找到什么偷到什么就吃什么.人在饥饿的时候什么都吃,腐肉、虫子,甚至是泥巴.这样做仅仅是为了用东西来填满肚子.”她睡在谷仓里、树洞里、山洞里、或者干脆露天,她说有几次居然蜷在被屠宰后的马的尸体里睡着了.
在波兰境内,米莎第一次遇到了狼.那天,她从一户农舍里偷了点吃的,一个男人追出来,向她扔石头.米莎拼命地跑,躲进了树林.她受了伤,疼得直叫,那叫声好像狼嚎.突然,米莎发现有什么东西在看着她.她开始以为是一只狗,就丢给它一块肉,但它不肯靠近.它的叫声让米莎意识到这不是一只狗,而是一只狼.
米莎渐渐和狼稔熟起来,她们成了形影不离的朋友.母狼对米莎很好,捕食到的猎物都分给她吃.米莎叫她丽塔妈妈.那段日子,米莎过得很开心.丽塔妈妈打猎回来,会和米莎分享她的战利品,如兔子之类的野味.吃饱后,米莎就依偎在丽塔妈妈身边,笑着睡去.米莎仿佛又找到了一个妈妈,对米莎而言,丽塔妈妈就是整个世界.
后来,丽塔妈妈有了一只公狼做伴.公狼起初对米莎很不友善,它几次企图袭击米莎,都被丽塔妈妈阻止了.摸清了公狼的性情后,米莎学乖了很多.每当公狼发威时,米莎就做出屈服的表示,身子往地上一躺,蜷起四肢,露出喉咙,公狼见状也就罢休了.
米莎和这两只狼共同生活了一段时间.至于到底有多久,米莎说自己当时太小,没有时间概念.后来,两只狼被猎人打死了,米莎为此非常伤心.她离开了树林,一个人继续赶路.
几个星期后,米莎遇到了一群狼.这可是个大家庭,有狼爸爸、狼妈妈,还有几个幼崽.米莎也加入其中.狼爸爸、狼妈妈外出捕捉猎物时,米莎就留下来照顾幼狼,做起保姆来.等它们回来了,米莎模仿幼狼的样子,四肢蹲下,舔舔狼妈妈的鼻子讨食吃.起初,狼妈妈身子向后一退,不肯给米莎喂食.但米莎不断发出轻轻的叫声,哀求着,狼妈妈慢慢靠近,这才把食物吐给米莎吃.渐渐地,狼妈妈开始像对待自己幼子一样对待米莎,米莎也成为这个特殊家庭的一员.然而,好景不长,狼群解散了,米莎又重新回到一个人的生活.她向东走到了乌克兰,也曾偷乘火车到克罗地亚、意大利.前前后后用了四年多的时间.
战后回归人类 保护动物
1945年二战结束,米莎回到了比利时.她把自己的经历讲给别人听,但人们都不相信她的话.米莎的故事实在太离奇,人们不相信一个孩子能忍受这种遭遇.于是,米莎选择沉默,她把过去的事情深深放在心底.
在比利时,两个老师收留了米莎,还送她上了大学.米莎的脚趾前后接受了四次手术,因为之前她的脚趾已经长到了一起,而且可以深深抓地,就像猿人一样.米莎尝试过很多工作,她曾被送到女子修道院,但她逃走了.后来她留在一家运输公司做女乘务员.
半个多世纪过去,米莎和丈夫莫里斯现在住在美国东海岸的一座小村庄里.他们1985年从荷兰移民到美国.他们拥有一间白色的平房,外观很朴素.她的家很好找,是远近闻名的动物庇护所.门前台阶上立着一座大象雕塑,灌木丛里有一座熊的塑像,家里养了23只猫和2只狗,院子里每棵树的树枝上都挂着鸟食.两只狗在院子里互相追逐,肆意打滚.栅栏上挂着个牌子“小心院里有狗”.
米莎走进厨房,见一只大肥猫正躺在水槽里,还有一只在橱柜上找了个地方歇着.这时,她的狗跑进来,跳上桌子,抢到了一片意大利香肠.“不行.亲爱的,不行.”米莎用怜爱的语气说,边说边挠挠狗的耳朵.米莎说对人她从来不会这么耐心,但对动物她有用不完的耐心.她在二战期间目睹的一切令她对人类充满愤怒.
米莎说逃难中她看到的最悲惨的是一些孩子.他们从火车上被卸下来,排成一列,然后被一个个枪毙.这些孩子们死前一句话也没有说,也没有人喊叫.每声枪响后都有一个儿童倒下,倒进了大坑.一个小女孩死时手里还抱着她的布娃娃.从那一刻起,米莎对自己说:“我和人类的关系已经结束了,永远结束了.”那些杀人的士兵可能已经做了父亲,也有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他们怎么能做出如此残酷的事呢?米莎不明白.相比之下,米莎觉得狼比人好多了,至少它们能够接纳她.
多年来,米莎一直对人类怀有戒心.她随身带刀,家里的每个房间都有刀.大门口有把弯刀,客厅有把日式宝剑,床上也放着匕首.
米莎还有个危险的习惯.她在无法发泄自己情绪或者遇到挫折时会咬人,哪怕是她的丈夫.米莎说她曾把莫里斯咬得鲜血直流,几乎喘不上气来.莫里斯说30年前他和米莎刚认识时,米莎特别容易发脾气,任何事情都可能成为她咬人的导火线,幸亏莫里斯的脾气好,他包容了米莎的过激行为.
米莎说她本不想发怒,但一旦被激怒,她就会失控,变得极其危险.她经常告诫自己:不能咬人,不行.